<menuitem id="bkjre"></menuitem>
  • <tbody id="bkjre"></tbody>

    熱門小說我若在你心上,正在連載中……

    第一章 我的秘密
     
     

    嘀嘀——

    浴室洗漱臺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閃亮的屏幕出現一條短信。

    “三分鐘后到,準備好。”

    我摁熄手機抬起頭,伸手擦去了梳妝鏡上的水霧。

    剛洗過澡,我臉有些紅,可我的心像是泡進了冰水一樣,冷得發痛。

    誰能想得到,我一個有夫之婦會在賓館里,洗干凈了等著一個陌生人的疼愛?

    我恨!

    恨背叛了我的丈夫姜巖,更恨被愛情蒙蔽雙眼,保不住父母遺物的自己!

    可是,只要那個人真的能夠幫我要回一切,獻出身體又如何?

    門口傳來了開門的滴滴聲,我伸手拿起眼罩,嚴嚴實實地蓋住了雙眼。

    “啪——”

    大門被合上了,緩慢的腳步聲停留了一下,徑直朝浴室走來。

    我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身體因為緊張忍不住發抖,心里更是好奇,那個男人為什么要讓我蒙住雙眼呢?

    是因為他又老又丑?還是說,他是我認識的某人?

    越想心里越是害怕,越想心里越是好奇,我的腦子里面亂成了一團,心也跟著亂了。

    只是我想著那個人許諾的一切,腦子里這些胡思亂想又被趕了出去。

    我死死地靠著洗漱臺,挺直了腰。

    “呵……”

    一聲輕笑傳來,我覺察到對方進了浴室,下意識地往后退,卻差點被一旁的浴巾絆倒。

    “??!”

    失衡的身體被人攬住了腰,隨即,失重感讓我意識到對方竟然將我攔腰抱了起來。

    我伸手抓住了他胸口的衣服,指尖摸到了結實的肌肉,感覺這個人年紀沒我想的那么大。

    “下次在床上等我。”

    帶著不容置疑的口吻混合著灼熱的男人氣息噴吐在耳邊,燙得我哆嗦了一下。

    他把我輕放地放在了床上,大手探進了他為我選的長裙。

    手指勾起了腰間的裙帶,解開,脫下,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響了起來。

    “冷嗎?”

    我咬緊嘴唇,用力地搖搖頭。

    冷空氣在衣服離開后攀爬上身體,我不覺得冷,反而覺得熱。

    因為他的視線和游走的手指就像是火焰,點燃了我的身體。

    他的大手展開了我的身體,用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方式占有了我,在我的身體打上了屬于他的烙印。

    結婚三年來,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會被情熱折磨得幾乎暈厥,我也從來不知道,原來做這種事情會是這樣的折磨又這樣的快樂。

    男人什么時候走的,我并不清楚。

    直到聽見短信提示聲,我才徹底從那陌生的余韻中蘇醒過來。

    我伸手揭開了眼罩,一眼就看到了枕頭旁的手機,摁亮屏幕,上面有一條未讀短信。

    “支票在梳妝臺上。”

    我從床上下來,忍著身體的酸軟走到了梳妝臺前,一眼就看見了上面已經簽好名的空白支票。

    空白支票啊……

    拿起這張薄薄的紙,我眼淚一下就出來了。

    姜巖或許永遠都想不到吧,他不屑一顧的身體,還有人花錢來買呢。

    如果爸爸和媽媽還在,知道我賣身,怕是會被氣死。

    可是……媽還在,姜巖又怎么可能把我欺負到這一步?

    胡思亂想的時候,手機響了,上面閃爍的名字讓我擦干了眼淚。

    接通以后,姜巖的聲音傳了出來。

    “尹月,再過兩個小時就是慈善拍賣了。要是你簽字離婚,那我可以考慮把你媽最喜歡的翡翠耳環留下來,不然……”

    “不然怎么?把它拿去慈善拍賣?”我冷笑著打斷了他的話,“姜巖,我不會簽字離婚。今天不會,明天也不會,只要我活著,顧淺淺就只能是個第三者,見不得人的小三!”

    憤怒地掛了姜巖的電話,我氣得渾身發抖。

    想到姜巖和我表姐顧淺淺被我抓到時的丑樣,我就恨不得讓這對狗男女去死!

    我要報復,我要報復,我要報復!

    恨意在心里瘋狂生長,而我的情緒卻正好相反,漸漸地安定了下來。

    看著鏡子里眼睛腫脹的自己,我勾起了一抹笑容。

    不管是出賣身體還是靈魂,就算是要賠上我這條命,我也要讓姜巖和顧淺淺嘗嘗他們給我的背叛和痛苦!
    第二章 我的秘密
     
     

    梳妝打扮好以后,我叫了個車送我去慈善晚宴舉行的別墅。

    坐在車上,我腦海里浮現出過往的一幕幕。

    四年前我父母因為一場車禍離開了,青梅竹馬長大的姜巖陪我度過了最痛苦的那段時間。

    因為他的呵護,我的心也淪落到了他的身上,半年后答應了他的求婚。

    婚后,姜巖辭去了國外的高薪工作,進了我爸留下的地產公司,空降成了總經理,而我成了待孕的全職太太。

    本來我以為過上了夢寐以求的幸福生活,可我沒想到,半個月前我出國玩兒提前回國,在別墅里撞見了我表姐顧淺淺和姜巖滾床單。

    那時候我才知道,姜巖和顧淺淺在國外早就是一對了,和我戀愛結婚,不過是姜巖圖謀我家公司的手段。

    我也是那時才發現,尹家的公司早已經被姜巖徹底掌控,沒人再認我這個大小姐。

    撕破臉以后,顧淺淺登堂入室,兩人就在我面前雙宿雙飛。

    我名下的所有東西都被姜巖奪走了,我心里恨,可是也知道一切已成定局,我拿他們兩個人無可奈何。

    就在我絕望的時候,一天晚上忽然收到了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說只要我做他的女人,他可以幫我討回一切。

    我以為是別人開我玩笑,可沒想到他把姜巖架空公司的一些秘密文件發給了我,作為他能力的證明。

    就算這樣,本來我還是不愿意出賣自己,可是姜巖不僅開口逼我離婚,還用拍賣媽媽的遺物威脅我,我氣不過就答應了……

    “小姐,已經到目的了。”

    “謝謝。”

    司機的提醒把我從回憶中拉扯出來,我整理了一下情緒,付錢下了車。

    我拿著手拿包走向本地富豪于乾的別墅,正準備到迎賓臺驗明身份,卻不想看到了不想見的人。

    顧淺淺穿著淡黃色的魚尾禮裙,儀態萬千地勾著姜巖的胳膊站在門口。姜巖一身挺刮的暗銀色西裝,整個人看起來又高又帥,和顧淺淺倒真是像極了一對璧人。

    看到兩人毫不掩飾地親密,我心里又是痛苦又是憤怒,但我沒忘記自己是來干嘛的,垂下眼眸暗自控制情緒。

    “咦?這不是尹月嗎?你怎么來慈善晚宴了?明明你現在都沒錢了,不會是想混進來做什么見不得的事情吧?”

    顧淺淺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來,我抬頭一看,她拖著姜巖向我走過來,一臉得意,眼神更是帶著毫不掩飾的惡意。

    姜巖看著我的視線帶著復雜的情緒,走到我面前的時候,他低下頭輕聲說:“尹月,你只要離婚,我會把你父母的遺物都還給你,還給你一筆錢好好生活。”

    他聲音里那一點點歉意讓我覺得諷刺又好笑,而我也真的笑出了聲。

    “姜巖,你給我一筆錢?你哪一分錢不是從我尹家偷去的?想用我的錢買你的婚姻自由,想得美!”

    “尹月,你不要給臉不要臉!現在給你樓梯你不下,以后總有你跪著求我的那一天!”

    “阿巖,別跟她動氣,要是氣壞了我會心疼……”

    顧淺淺走過來親熱地挽著姜巖胳膊,從迎賓臺那里進去沒幾步停下來,一臉看好戲地瞧我。

    我理也懶得理他們兩個,走到了迎賓臺那里,準備報上名字進去。

    然而我還沒開口,迎賓小姐就對我笑了一下:“小姐,請出示您的邀請函。”

    邀請函?

    我腦子一下懵了,我怎么把這件最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
    第三章 我的秘密
     
     

    這次的慈善晚宴因為有政商的要角名流參加,所以沒有對外開放,想要進去只能靠邀請函進入。

    我心心念念的是買回我媽的遺物,卻忘記了讓那個男人給我拿一張邀請函。

    現在他給了我支票,可是我進不去又怎么能拍回來那個東西?

    我心里發慌,但還是強作鎮定說:“我邀請函掉了,不能通融一下嗎?”

    “這個……抱歉了小姐,沒有邀請函是不能入內的。”

    因為我站在門口時間有點長了,后面來的富商和富太們接連來了不少,也不乏有過一面之緣的人。

    這些人看熱鬧一樣看著我,視線里有好奇、探索,也有踩低捧高的惡意。

    姜巖沖我得意地笑了一下說:“尹月,我說過你會求我。”

    這世界上,我最不想求的人就是姜巖,但是現在我想要進去,只能求姜巖。

    直視著姜巖的雙眼,我心里滿是屈辱和痛苦,正準備開口,一個中年男人從里面走到了迎賓處。

    中年男人看起來眉眼有些倨傲,迎賓小姐看到他立刻賠笑:“劉特助好。”

    “尹小姐,我是本次慈善拍賣會主辦人于乾于董的特別助理。您是VIP貴客,不用邀請函,請尹小姐跟我來……”

    劉特助沒理迎賓小姐,反而沖我恭敬地做了個邀請的手勢,讓我和他從貴賓通道進去。

    姜巖臉色一下就變了,顧淺淺上前一步挽著姜巖對劉特助說:“她是貴賓?先生,你恐怕弄錯人了吧?,F在尹家主事的人可不是尹月,而是姜巖,要說VIP也應該是他。”

    說完,顧淺淺挽著姜巖就要從貴賓通道進去。

    然而劉特助直接沖一旁的安保人員點點頭,上來了兩個人攔住了他們兩個人。

    “不好意思,貴賓通道不是什么人都能走的,恐怕兩位得看清楚自己的身份才行。”

    劉特助的嘲諷讓姜巖他們兩個人滿臉通紅,更是引來了其他人的竊笑。

    隨后,劉特助走到我面前,態度十分恭謹地做了邀請的手勢:“尹小姐,這邊請。”

    看到姜巖和顧淺淺吃癟,我心情別提多好,但我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糊里糊涂跟著劉特助進了別墅。

    劉特助把我帶到了單獨的休息室后離開了。

    在這里面,我反而松了一口氣,因為至少不用和那些人共處一室,因為姜巖和顧淺淺的親密承受那些好奇的視線了。

    好好的一個公司被人兩三年就架空,老公帶著小三出雙入對,我活得憋屈,更丟盡了我爸媽的臉。

    坐在柔軟的沙發上,我仔細一想,估計恐怕我這個貴賓的身份也是那個男人給我的,就給他發了一條感謝的短信。

    等了許久,他卻沒回復我。

    把手機放回包里,我閉上眼睛休息,等著拍賣會的到來。

    晚上八點多,拍賣會開始了,我進入了拍賣會場。
    第四章 我的秘密
     
     

    姜巖和顧淺淺坐在靠前面的位置,我坐到后面一些,錯開了跟他們面對面。

    拍賣會到一半的時候,我媽生前最喜歡的那對極品冰種帝王綠古董耳環被拿了上來,開拍了。

    拍賣師介紹了耳環的材質和來歷后,開始拍賣。

    起拍底價是三十萬,或許是耳環的樣式別致,價格很快被翻了一倍。

    我捏了一下裝著空白支票的手拿包,舉起了手里的牌子。

    “八十萬。”

    我一口價報出來,周圍的人都看了過來。

    按照道理,拿出來做慈善拍賣的東西,一般人不會拍回去。

    一旁坐著的富太忍不住問:“姜太太,要是你舍不得這對耳環,可以換一件拍品。”

    現在我爸媽的東西全落在了姜巖手里,我除開身上這張空白支票,什么都拿不出來。

    我笑了笑,用周圍人都能聽到的聲音說:“陳太,這對耳環是我媽媽的心愛之物。這次拍賣拿出來再買回去,也是為了做點好事給我媽媽積福,讓這對耳環沾一下大善喜氣。”

    聽到我這么說,本來還想舉牌的其他人也沒舉牌了。

    也是,我都這么說還舉牌,擺明就是為難我了。

    再說耳環底價不過三十萬,我翻倍加二十萬買回去,也沒辜負慈善拍賣的名頭。

    臺上,拍賣師三錘下來,耳環八十萬成交。

    我把手拿包里面的空白支票拿出來,填寫了八十萬上去,直接去后面找人辦了手續。

    支票給了出去,我和于乾這邊約定過兩天本人親取耳環,然后離開了別墅。

    還沒走出大院,姜巖一把用力地拉住了我的胳膊。

    他一臉怒容,兩只眼睛死死地盯著我:“尹月,你哪里來的錢拍耳環?你不會為了買耳環出去借水錢吧!”

    我看著一臉陰沉的姜巖沒說話,掙脫了他的禁錮,反問他:“我有錢沒錢你不是很清楚嗎?我去借了水錢又怎么樣?怕我給你姜巖丟人?”

    姜巖臉色一沉,咬牙說:“不管你借了多少錢,只要你離婚,我都會幫你解決麻煩。”

    “麻煩?”我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了姜巖一遍,冷笑著說,“你就是我的麻煩,人生中唯一的污點!”

    “你!”

    姜巖被我激怒,高高舉起手就要打我,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到一旁的保安沖上來攔住了他。

    我冷眼看著姜巖,看著他扭曲的臉,心里快活極了。

    離開別墅以后,我沒回酒店,直接回了家。

    讀初中的時候,我爸為了讓我中午休息好,在學校附近的高檔小區給我買了一個小套房。

    70平米的小房子,姜巖看不上眼,這里反倒成了我唯一可以安心入睡的地方。

    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我渾身都酸軟,干脆泡一個熱水澡放松下身體。

    剛解乏,手機傳來了短信聲。
    第五章 我的秘密
     
     

    是那個神秘人回我了嗎?

    我拿過手機一看,發短信的人不是那個神秘男人,而是我的姑父,謝守江。

    姑父說他回來了,想看看我。

    我爸的公司開在順城,姑父是他大學同學,兩人關系很好,姑媽和姑父在一起后,更是親上加親。

    只可惜我姑媽命不好,沒留下一男半女就病逝了,姑父和她恩愛沒再娶,只是把我當成了自己女兒一樣疼愛。

    公司里,我爸本來是總經理,姑父是副總。三年前姜巖入主公司,提出了擴展公司的計劃,把姑父安排去了應城那邊的新公司。

    現在姑父好好地回來了,還要見我,難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跟姑父打了一個電話問候,他聲音里帶著疲憊和頹廢,我心里堵堵的,讓他先休息一下,我約了明天中午在他家里見面。

    睡在床上,我輾轉反側,不知道要怎么跟姑父說公司的事情,更不知道要怎么跟姑父說姜巖與顧淺淺的背叛。

    可是現在,除開姑父,我真沒別的能稱得上親人的人了……

    因為重重的心事和壓力,我一夜無眠,直到天亮的時候才逼著自己閉上眼睛休息了兩個小時。

    十一點多,我敲響了姑父家的大門。

    姑父開門以后,一股熟悉的家常菜香味迎面撲來,而我也注意到姑父看起來比過年回來時更蒼老了,那雙眼里滿是心疼,想來是知道了我遇到的這些破事。

    看到姑父,我心里面的委屈壓不住,鼻頭酸酸的,眼淚大顆大顆地往下掉。

    只有在姑父面前,我才像是一個孩子,能把心里的委屈和痛苦哭出來。

    “小月,別哭,先吃點東西,你看你都瘦了……”

    姑父做的都是家常菜,但我吃了不少,吃飯的時候我們什么也沒說。

    等到吃完飯,我幫著收拾了碗盤,姑父這才問我:“小月,公司的事情你知道了嗎?”

    公司……

    “我知道姜巖架空了公司。”看著姑父,我心里面內疚無比,“不過姑父你別擔心,我們兩個人的職務在那兒,沒人能動你。”

    姑父看著我搖搖頭,把手機打開調出了一條微信給我聽。

    一聽之下,我整個人都傻了。

    微信是姑父以前的下屬,現在姜巖器重的中層發過來的,他說公司的董事會決定把我和姑父從公司里面踢出去,差不多已經成定局了!

    “姑父,你不是掌控著分公司嗎?怎么會這樣!”

    “姜巖之前對你好,我也有心閑下來休息,想等著你生了孩子幫你帶帶。這幾個月,我被那小子哄著把手里的權利和股份交了不少出來……”

    姑父沒有絲毫責怪我的意思,可是聽到他的話,我整個人快氣瘋了。

    姜巖不僅算計我,還算計了姑父,他這是要把我和姑父往絕路上逼!

    我腦海里反反復復地只有一句話,跟他拼了,我就是死也不會放過他!

    “嘀嘀——”

    短信聲忽然響了起來,我壓住怒火摸出手機看了一眼,來自那個人號碼的短信躺在屏幕上面。

    “晚上七點,凱悅2011。”

    是他!

    對,這個人能給我錢,能讓我成為于乾的貴賓,或許他也能解救我離開現在的困境!

     

     

    微信篇幅有限,后續情節更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或【長按識別二維碼】繼續閱讀

    ↓↓↓↓↓


    (正文完) 本文原文鏈接:http://www.madisoncountytimes.com/edu/20190306/5936.html
    相關推薦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WHEN